南充笑话网

魔动九天第九十四章琼霄宫的消息

2020/07/02 03:30

魔动九天 第九十四章 琼霄宫的消息

咕咚,程破浪这个略显耿直的汉子咽了咽口水,在巫红莲锐利如刀的眼神下,他自问可没有刚才大汉的那个勇气,唰地一下抓起红色液体,吞进了肚里!

而他刚一动作,吴安平就直接张口把液体吸进了嘴里,居然比他还快了一丝,剩余的那个人转眼就变成了最后一个,他吓得浑身一哆嗦,不用巫红莲看过来就把液体吃了。

整个神器楼的弟子看他们一个个像是吃了苍蝇的样子,想吐不敢吐,一脸憋胀的样子,甚是兴奋,刚才的怒气也消散了好多,封琴对她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质疑,虽然这些人进犯的是她的神器楼,但是她若放便放,她若杀就杀。

巫红莲看着所有液体一滴不剩,双眼微亮,冷凝的气息少了几分,威压也收去不少,缓缓开口:“本尊今日让你们吞了这蚀心丹融成的液体,一是对你们的惩罚,二也是你们的一场造化,本尊当年被人暗害,被迫离开这片大陆两百年,今日本尊重归,自当取回属于我的一切,所以你们三日后随我去丹谷,诛叛逆,收故土,此中如有人不忠,蚀心丹蚀心化骨,让你痛七七四十九天后魂飞天地间,而若有人立了大功,则不仅丹毒能解,还可收入丹谷。”

巫红莲话落底下一阵哗然!几句话似乎讲诉了一段惊天秘闻!而他们万万想不到的事,这件事竟然牵扯到这片大陆的另一个庞然大物!丹谷!那几乎是整个大陆最神圣的地方,所有人都愿意与其结交之地,虽然驭兽和神器楼也同样是大陆尊崇,但是没有武器可以,没有魔兽可以,但是你不能你要丹药!修习之人可能不会生病,但不能不受伤,没有人一生中能够不服一粒丹药!

所以他们再听到巫红莲许诺他们的竟是加入丹谷时,这种诱惑堪比刚才那宝物出世的诱惑!刚才的宝物再珍贵,能得到的只是一宗老大,但是加入丹谷的名额却是人人都有机会,这也就造成了这些小喽啰无比地响应,踊跃的态度更甚刚才!甚至觉得就算服用了蚀心丹也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了,毕竟他们没有二心的话,应该也没有性命之忧。

他们想到的是这些,但是吴安平等一些阅历深厚的人想到的就更加深远了,丹谷,神器楼,消失二百年,两个绝色的女子……他们又联想起封琴这些年一直在寻找的一个人!

一个答案,浮现而出!

吴安平有些颤抖地抱了抱拳,“敢问尊上,您和丹谷……您是否是当年的巫谷主?”

巫红莲嘴角勾起一丝嘲讽,自嘲道:“想不到,竟还有人记得我。”

吴安平瞬间面色大变!本来站起来的身子噗咚一下跪倒在地!

“巫谷主!当年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一直以为谷主已经仙去,却原来是涅盘重生,以后老夫这条老命就是巫谷主的了!但有差遣,莫敢不从!”

巫红莲点了点头微微笑了一下,她到底救过多少人她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她并没有随便相信他的话,或许这是真的,他心存感激,但也有可能是他示好的一种手段,不过无论是哪种,对于她都没有什么损失。

打发走了所有人,又给神器楼好好地讹来了一笔重建的费用,巫红莲才真正有机会和大家叙叙旧,而这些人最开始的话题无非是对萧雪惊采绝艳的炼丹术大家赞扬,这一点巫红莲也郑重地说道,在炼丹一途,萧雪已经超越了她。可以说,整个风云大陆,应无人能超越她。

这个点评,使得萧雪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更是跃到了一个与巫红莲和封琴齐平的高度,最后萧雪被众人表扬的实在不好意思了,大家才在笑闹中欢快地离去。

夜半,神器楼褪去了白日的喧嚣,封琴和巫红莲并躺在一张大床上,封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想当年,我们不过二十岁的时候,还都是各宗门的天之骄子,骄傲无比,也是不打不相识,竟成为了莫逆之交,多少个夜里我们秉烛夜谈,困了就一床同眠,醒了就天南地北,那个时候多开心。”

巫红莲也似乎被她带到了那个时候的回忆,神情温柔怀念,“是啊,那个时候我们形影不离,两个宗门的人都说我们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那个时候你就护着我,宗门给我挑的第一门亲事还是你搅黄的呢。”

封琴似是想起了什么扑哧一笑,“是啊,那个司马家的猪头,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长得那副德行还妄想娶你为妻!”

“呵呵,司马林,那个时候我们老是戏弄他,最后你在怡红楼中将他逮个正着,还嚷嚷的人尽皆知,让我师父觉得他扫了我们丹谷的颜面,一怒之下就把婚事给退了,还同意让我自己选婿。”

封琴点点头,脸上带着回忆中温暖的笑,但是很快她脸上的笑容就褪了下去,巫红莲接着说道:“我心高气傲,千选万选选中了王坤朗,却不知,这个最是奸猾狠辣的东西竟把我骗的这般凄惨,至亲背叛,丈夫击杀,被追的丧家之犬一样封印在戒指中,呵呵,疯婆子啊,你说我是不是天底下最笨的人?”

封琴握住她的手,用自己温热的手掌使劲搓了搓,“他处心积虑骗你,有和巫青莲里应外合,就算你在提防也会中招,再说他城府极深,了解了你所有的喜好之后才接近你,完全是以你心中完美丈夫的样子出现在你面前,你怎能不受骗?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如今你能复活,并且晋级成为了魔尊,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你有什么打算么?真的像你今天说的那样重返丹谷吗?”

巫红莲坚定地点了点头,“自然,丹谷是我的家,我要留也会把我的一切都留给我的弟子,怎么能让一群无关紧要的人鸠占鹊巢!三日后,我定会取回属于我的一切,包括丹谷,包括……北冥珠!”

“北冥珠?!传说北冥岛整个消失之后化成的那颗珠子?!据说可容纳万物,这颗珠子在丹谷?!”封琴一连串的失声说道。

“是的,那颗珠子是师尊传位于我的时候一同传下来的,她把那颗珠子看成是丹谷的至宝,代代相传于丹谷谷主,我当年遇难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取出,不知他们现在是否发现了,不过就算发现我也要他们给我生生的吐出来!那是我准备给我徒儿的拜师礼!”

“拜师礼?”封琴面色有些古怪,常听说徒弟孝敬师傅的拜师礼,还真没听说师傅给徒弟准备拜师礼,不过若是给萧雪那小丫头的话,这确实值得,若是遇上这样的徒弟,让她那整个神器楼做拜师礼也行啊!

“嗯,那颗北冥珠我研究了很久,却怎么样也发现不了它的奥秘,但是昨天我晋级之后见到雪丫头的时候,心中忽然涌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受,我很奇怪这种感觉,按说以我和小丫头的关系,绝对不应该出现这种感觉的啊,但是我知道这种念头若浮现一定会有原因,之前我没感觉是因为我没有到达那个层次,后来我终于找到了原因,我在小丫头身上感到了和北冥珠一样的感觉!”

“所以你索性就将这镇谷之宝送给自己的小徒儿?”封琴有点戏谑地说道,巫红莲很认真的点点头,“这是自然,只要对小丫头有意思帮助,哪怕让我给她整个丹谷我都心甘如怡,这些年,我欠了这丫头太多,为了我,你想象不了她付出了什么。”

封琴感慨地说道:“是啊,这个丫头,真的是让人打从心眼里疼爱,不过这小丫头实在太受欢迎,你看看驭兽那个淡雅如仙的人一看到她不也变成了凡夫俗子,天天跑我们神器楼跑的这个勤啊,唉,要不是我这几个徒弟太木讷老实,我真想将他们都送给了她,让她做我们神器楼的女皇!”

巫红莲一下子被她逗笑了,神色很是无语地摇摇头,“你的神器楼可留不住小丫头啊,就算是我的丹谷也留不住她,她注定要去更高的那个层面上。”

封琴一下子对这个话题来了精神,她也是半步脚踏入魔尊的人,所有有些层面的事情她也知晓,所谓的更高的那个层面,就是他们上面的那层神尊大陆!

巫红莲将萧雪的身世给她讲了,封琴听的目瞪口呆,“小丫头的父亲竟然被压在了琼霄宫?!”

“你知道琼霄宫?!”这下子换巫红莲惊讶了,她一把抓住封琴的手,看她的样子肯定听过琼霄宫!

“是的,我确实听过琼霄宫,而它也如你所料,在神尊大陆。”接着封琴就把自己知道的一点点信息全都告诉了她。

八十年前她寻找巫红莲的时候,走到了这片大陆的极东之地,在那里,她救了一个人,那人是从神尊大陆逃下来避难的,被封琴救了之后就把她当作了信任之人,也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她了,而在他的讲诉中就提到了一个名字——琼霄宫!

嘉兴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藤黄健骨丸
治灰指甲和甲沟炎
友情链接: 南充笑话网